微信公众账号

领导工作动态

更多

  •  九三学社甘肃省委员会主委赵金云
  • 张鸣实副主委带领省政府承接产业

信息排行榜

作品展示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作品展示 >

“同心杯”演讲比赛作品展示5——《烛燃一生 光照后人》

来源:  未知   作者:  管理员   时间:  2013-04-24 15:08  点击:  
    “当我的生命结束后,把我的资产捐出20万元,作为兰州交通大学和西北师范大学的奖励基金,奖励那些能够破解数学难题的杰出人才。”“把我能用的器官捐给需要的人,让它们继续发挥作用。”“同时,我还有一个希望,希望我的同事和学生,证明我已经没有时间去求证的数学猜想,把它们变成学术成果,运用到实际生活中,为人类的未来造福。”大家也许会问我,是谁说出了这些话?他就是原兰州交通大学的张忠辅教授,这些话就是张忠辅教授躺在病床上留给家人的遗言。
    说起张忠辅教授,他是九三学社的优秀社员;他曾经提出了数学界图论数学领域不亚于“哥德巴赫猜想”的著名的“张王猜想”;他曾经三次参加世界数学家大会,并作为我国五位专题报告代表之一在大会上做专题报告;他曾经被多所国际著名大学邀请去作演讲,主持参与了4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,发表学术论文400余篇;他是中国数学界图论染色理论的科研者,以自己的“图染色”研究开创了一片新的天地。
    张忠辅教授1937年6月出生于河南省长葛市,1962年毕业于兰州大学数力系,一直在兰州交通大学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。在50年的教学生涯中,他始终坚守着教书育人的宗旨,硕果累累,桃李天下。
    提起张教授研究的图论领域,是数学的一个分支学科。它以图为研究对象,通常用来描述某些事物之间的某种特定关系。张教授致力于图论中的染色研究,他在图染色领域提出了22个新概念、新问题。在图染色的研究方法上,尤其是在证明思路上突破了传统方式,不仅得到了很好的结果,而且为图论问题的研究提供了全新的思路,开创了图论研究尤其是图的染色理论研究的新局面,从而改变了数学界都是外国人提出定义,中国人跟从研究的状况。他提出的很多理论成为许多国外机构研究的方向和课题,并且成为许多国家博士生研究课题。就是因为他带领的团队在数学领域的杰出贡献,兰州由此成为全国乃至世界著名的数学科学领域图染色基地。
    在学生们的眼中,张忠辅教授关爱学生,平易近人,认真负责,是人生中难得的传道授业解惑的领路人。他每年至少担任六门课的讲授,教学课程受到了学生们的普遍欢迎。为了保证教学质量,张教授每年只带3至4个研究生,他的多数学生都在毕业之时获得了优秀硕士、优秀博士。2004年以来,张忠辅教授为了带动青年教师和研究生的快速成长,特别是兰州地区高校数学水平的提高,他几乎每周都在西北师大、西北民大或兰州交大主办学术讨论会,推动数学学科的不断发展,而他自己却放弃了多所国内知名大学邀请他去工作的机会。他曾经说到:“我一生不图名,不图利,图的是我有东西留给世界,百年之后对人们还有用”。
    在同事们的眼中,张忠辅教授对待科研兢兢业业,认认真真,勤勤恳恳,工作起来常常废寝忘食、没日没夜,经常是刚睡下,突然有了新的思路和想法,就爬起来继续工作,一直到天亮,从不分什么节假日,就连春节也是这样。
    在家人的眼中,张忠辅教授生活上勤俭节约,不讲究吃穿,对于家人儿女的关爱都深深埋藏在心底。一件女婿丢弃的衬衣,被他捡回来一穿就是17年。家里人都说:“别看他在学术上有一定成就,但是在生活方面他却是一个吃玉米面成长的数学家”。不论是出国参加国际学术会议,还是在国内大学讲学,每次出门,张忠辅教授简单的行李包里都要装上他的“三件宝贝”,大家也许会好奇,教授的三件宝贝究竟会是什么?但是很多人听后又都会觉得意想不到,其实就是方便面、大饼和黄瓜这三样。1999年底,张教授携夫人到韩国岭南大学讲学时,竟然在下榻的宾馆煮了一锅自己带的方便面来宴请他的韩国朋友——两位知名的教授,在很多人看来,这也有点太小气了,可他就是这样,只要每天有一碗面条就心满意足的钻进数学王国里了。
    就是这样一位执著于事业、深受学生爱戴,整天沉迷于数学世界、不顾自己身体的老教授,终因多年饮食不规律,超负荷、高强度的工作而病倒了,胃疼的老毛病更是由于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而不断加重,直到2009年10月病重到连喝水都成问题时,张忠辅教授才肯去医院检查,被医院诊断为胃癌晚期。主治大夫说到: “一检查就是胃癌晚期了,主要原因有两个,一是发现的太晚;二是平时太过劳累。” 张教授在医院治疗期间的责任护士谈到他住院化疗的情况时说:“张教授人很随和,化疗时特別配合,就是感觉老人家特別劳累,特別繁忙。常对我们医生护士说:‘给我做好一点,我还要去讲课呢。’每次做完化疗的时候,我们医护人员都劝他好好休息休息,可张教授一心想着学术,想着学生,化疗沒做完就开始为讲课做准备,他想着重回讲堂!”
    在张忠辅教授病重后期,兰大一院肿瘤治疗中心的病房成了张教授临时的“家”,病房里只有一张病床,躺在病床上的张教授鼻孔里插着胃管,连说话的力气都沒有,呼吸很重,表情痛苦,发出微弱的呻吟声,显得非常无助。可是就是这样,面对一直守在病床前的家人、学生和同事,张忠辅教授忍受着病痛的折磨,却仍然没有考虑自己,一旦精神略有好转,就立即和弟子们讨论学术,或是交待未完成的课题。
    2010年7月12日,厚重窗帘遮挡下的病房里,躺在病床上的张忠辅教授颤巍巍地伸出骨瘦如柴的手,拔下氧气管,对病床边的学生断断续续地说到:“我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将我最近一段时间研究的20多个新成果应用于实践,只有靠你们继续研究了。”在场的所有人,无不潸然泪下,为之动容。
    有人这样评价张忠辅教授的一生:“教授生平,养家,爱徒,敬业为国,倾能尽智研图论;古稀临危,捐身,献财,励学奖先,毫不思己专利人”。如今,张忠辅教授已经离我们而去,我们失去了一个好同志,学生们失去了一个好老师。然而他那种勤勤恳恳、忘我工作的奉献精神,那种艰苦朴素、勤俭节约的优良作风,那种一丝不苟、严谨治学的优良学风,值得我们永远学习和记取。